防疫卡口撤了土堆没移 湖北村民夜骑摩托撞上身亡


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非典”(SARS)疫情防控工作。2020年1-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

杨功焕:这次美国的表现确实让人很吃惊,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公共卫生专家,美国疾控中心(CDC)是很多国家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心中的标杆。然而这次美国CDC发声很少,连数据统计都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做,这都是不寻常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能《纽约时报》采访的那50多个专家的讲述揭示了一些问题。总之,美国对这次疫情的处理,确实是延误了时机,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所以我建议,如果前期把预防隔离措施做得更到位一些,就不会在三周内达到14万人的高峰,而是一两个月以后达到,暴发波峰就会延后。

当地时间3月21日,纽约的街道。 新华社  图

澎湃新闻:您的第三条建议:说服民众自觉配合,具体是指哪些方面?

杨功焕:我相信纽约州和纽约市的卫生部门对众多已感染的病例正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我也看到卫生部门和媒体对这些分析结果的报告。以纽约市卫生局的报告为例,每天都列出了这些确诊患者的年龄、性别和地区分布。但是仅仅这些信息是不够的。

当地时间3月27日,纽约,通知篮球场因疫情关闭的牌子。 新华社  图

杨功焕:现在虽然绝大多数的餐馆、酒吧等都已关闭,但整个纽约还是有很多人仍在工作。这些人可被视为人群中的关键人群。公共卫生部门需要把这些人员单独列为关键人群,确保他们得到有效保护,避免被感染;由于这些人员接触人群的范围远远超出一般人,如果他们被感染而没有得到检测,或者因为症状轻微而继续工作,这些人就会成为重要的传染源,感染更多人。

澎湃新闻:针对您提出的第一条建议:关注关键人群,防止他们传染更多的人,具体是指?